•  首頁 > 關于我們 > 最新資訊 > 行業資訊 > 正文

    中國陶藝向哪去?

    來源:百陶會官網發布日期:2020-07-20 16:32:56

    0


    中國陶藝若要跨越式發展,便一定要是互聯網化的、商業化的、大眾化的,甚至是“中國特色現代化”的。


    工業革命過后的一兩百年時間里,我們俗稱的現代陶藝從中古世界的陶瓷藝術中演化發展而來,這是一次非常大踏步的跨越式的發展。伴隨著文化思想、社會體制和經濟建筑的“現代化”,陶瓷藝術也完成了一次極大的飛躍。


    可是到了今天,絕大多數美術學院和工作室里在教的和在實踐的“現代陶藝”依然在延續著高更、畢加索、八木一夫、濱田莊司、彼得·沃克斯等人或者是民藝運動、包豪斯等團體所開創的老路。雖然每個陶藝家們都在創造著全新的作品,但都沒能跳出自工業革命以來的“現代性”的范圍。



    雖然我并不認為延續前人的創作并更進一步是件值得憂慮的或是不好的事,甚至陶藝創作者們還可以從更古老的陶瓷藝術中汲取靈感,去借用古老的語言符號和技法展開全新的創作。然而上述藝術家和運動或是組織最晚也是二十世紀中葉的事情了,距今已經六七十年或是更久。


    相比于社會和生活的巨大變遷,這七十年來,“陶藝”確實是比從十九到二十世紀間的一百年發展得緩慢了。當然,正如我在之前文章里說過的,現在絕不是一個像歷史上那些持續數百年的陶瓷藝術停滯期類似的時代。數百年后,人們再對今天的陶藝發展做出評價時,應當能夠更清楚的認識到,如今在陶瓷藝術上的百花齊放是一個和人類科學技術大爆發一樣少見和無比珍貴的事情。



    今天陶瓷藝術的發展,放在歷史長河中算得上比較快的,然而作為生活在當下的陶作者,有誰不希望此生能夠參與到一場更有意義的快速發展過程中呢?又有誰沒做過“創作出劃時代作品”的美夢呢?


    * 以下內容5500字,約需10分鐘完成閱讀。


    1.陶藝的社會基礎和指導思想的革新可能比蒙眼狂奔的藝術實踐更重要一點點


    今天我們常說的“現代陶藝”,從根本上是近兩百多年來在西方現代思想影響下萌生和演化出來的一種藝術形式,很長時間里,這樣的藝術形式確實更進步、更精彩,也更具有價值。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近兩百年現代思想所帶來的社會進步和經濟發展是無比巨大的。


    源自于西方社會的這一套現代思想深入每一個角落,改造了我們祖先習以為常的幾乎所有事情。難得的是,這樣的現代思想確實是無往不利的,幾乎可以給任何一件事情帶來新生和絕對的價值?,F代陶藝這樣一個哪怕在藝術領域也只是一個分支的事物,就這么快速的發展了起來。


    作者:Joakim Ojanen / 瑞典


    在過去數十年里,中國因為全方位的落后,花了很多時間理解、接受、學習和追逐這種源自于西方的現代性。在我們始終落后的情況下,這種現代性之于我們確實是更好的,是能指導進步的。


    但是社會在不斷進步和改變,特別是近十年間,我們已經在許多方面接近人類目前最好水平。雖然有時候還差那么點意思,但眼看著前面已經無路可跟無人可學。我想這種時候,思想和方向上的革新可能就要比蒙眼狂奔的實踐更重要了。


    這就面臨了一個很多陶藝家都思考過的問題:現代性之后,會是什么?


    作者:Joakim Ojanen / 瑞典


    2.持續兩百年的“現代性”可能已經不足夠好了


    上世紀末,我確實很堅定的認為中國是不如外國先進的。我甚至幼稚的認為中國是不民主、不自由、不開放的,那的許多公知遇到任何問題都會把責任歸于制度,認為中國應該更多的學習西方。


    然而世界就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另外一個樣子。近十年,留洋歸國的朋友都感覺到了中國的不一樣,這種感覺可能還不足以影響到方方面面,但確實不能再說歐美日就處處比中國更好了。


    就說眼前的疫情,半年來,中國“人”確實是比世界許多地方的“人”更重要的。在我眼見為實的身邊,經濟、選票等等各種利益都要往后排,每個個體的生命和基本生活需求才是最重要的,這不是啟蒙運動以后的“現代思想”所強調的“以人為本”嗎?那為什么現代性思想的親兒子們似乎做得都不太好呢?


    作者:栗原香織 / 日本


    雖然這種想法還很模糊,但最近幾年我忽然意識到,人類踐行了兩百多年的這一套“現代性”思想,可能已經不足夠好了。無論經濟、政治、生活還是文化藝術、科學研究哪方面,這套現代性思想已經不再像過往兩百年那樣無往不利,已經有人開始放棄對舊事物縫縫補補,去探尋新的路徑。


    其中,陶藝作為一個不處在風口浪尖上的領域,可能還無法從追逐現代性的慣性中停下來,還能在繼續探索現代性更多可能中吃到最后一些紅利。但應該開始警覺,是否我們習以為常一直踐行的現代性,真的已經不再先進,不足夠好了?



    3.當代陶藝的中國之路


    在我察覺到西方那一套“現代性”似乎出了點問題的時候,我同時也發現一種從歷史里繼承了悠久文化傳統,同時又面對現實擁抱改變的全新的“現代性思想”正在我們日常生活中逐漸成型。


    中國特色的現代思想是和西方近現代思想一樣認同契約、法律、人人平等,一樣強調民主、科學、自由理性。不一樣的是,我們對于契約、法律的認同是由傳統文化里對誠實守信、國法家規的認同演化而來的,而不是源自于對資本追逐過程中保護個人利益的需求;我們對于人人平等的認同是從多民族輪番統治,歧視鏈不斷重構的殘酷歷史中逐漸形成的,而不是幾場短暫的社會運動后得出的簡單共識和法律...


    凡此種種,幾乎所有西方現代思想所宣揚的對人類發展顯然有利的事情,我們都是認同和踐行的,這種“中國特色的現代性”,雖然表面上和西方宣揚的現代性在很多時候是相似的,但因為有著不同的文化根基,所以逐漸展現出了不一樣的現代性。


    白明 / 中國


    如果中國特色的現代性思想是在保留傳統和學習西方思想中逐漸成熟的,那中國的當代陶瓷藝術可能也有一條相似的路徑可以借鑒。


    歷史上的中國陶工們極富創造性,但與歐美日現代陶藝所追求的泥性體現、自由形態和不可控的表面裝飾不同的是,中國陶工更執著于陶瓷器的實質——胎土的堅實度以及釉面的光滑性等能夠通過觸覺感受到的品質。


    傳統中國瓷器的創造性更多體現在一些給定的空間內進行靈活的創作上,這樣的作品天生和諧、高貴。而這種氣質,是西方現代陶藝所沒有的。正如中國特色的現代思想有很大一部分是在西方構建的現代社會框架下,堅持那些我們文化里真善美的長期被驗證的傳統,以民族的文化傳統為基礎尋求一個當代化的體現一樣,中國今天的陶瓷藝術也可以堅持一些我們特有的“感覺”和“文化符號”,并在現代陶藝的框架下尋求一個當代化的體現。


    ??》白明 / 中國


    上述思想層面的現代性之路也許是紙上談兵,還需要通過不斷的實踐去驗證,雖然必不可少,但要逐漸發展,無法在一朝一夕內有個定論??墒浅松鲜龅闹袊厣默F代性之路,另一方面我們也需要擁抱當今中國的科技和社會發展。


    現代陶藝發展到今天,低垂的果實早已被前人一一采摘過,無論我們是否真的找到了更具價值的中國特色現代性之路,如果沒有全新的工具和更高的基礎,無論再多努力的思考和討論諸如材料、設計、泥性、燒成等等任何被前人創造出來的話題,都很難具有跨越式的進步和歷史性的意義。


    而我這里說的“全新的工具”和“更高的基礎”就包括了和陶藝有關的經濟和市場環境、大眾的興趣和認同、陶藝上游產業的技術研發、以及全新的現代性思想和建立在如今社會基礎上的新的藝術運動。



    如今我們承認日本和美國的陶藝更發達,很多時候是在說他們的藝術家有更好的創作環境、更好的市場接受度;也有可能是在說他們有更好的基礎產業作為支撐:美日德有更好的耐火材料、加熱材料及其它高端原材料,有更精準的民用設備生產能力;或者可能是在說他們有更好的社會文化和經濟基礎:大多數家庭都有院子或車庫空間作為工作室,許多民眾都有經濟實力和足夠的時間發展自己工作之外的愛好。這些可能是陶藝在中國面臨的更現實更迫切的問題。


    在這些問題上,不僅是陶藝,很多其它行業在中國也面臨著相似的問題。然而最近十年中國奇跡般的走出了一條彎道超車的精彩路線。在“信息技術革命”中我們走在了世界前列,頭幾次工業革命里被吊打的中國本土公司,已經在新一輪的競爭中逐漸領先。藉由全新的產業革命,我們在商業活動中發現了更多可行的模式,再加上基礎設施的不斷優化和領先,以及完整涵蓋幾乎所有細分領域的強大制造業作為基礎,我們已經有能力在任何之前落后的領域迎頭趕上甚至快速超越了。


    當有一天,陶藝不再僅僅是藝術家和文化教育從業者關心的話題,而是包括做基礎材料研發的科學家、讓原材料規范化精細化生產的化工和金屬加工企業、寫代碼和做自動化設備的工程師、全職的新媒體創作者、想改變世界的創業青年和專業投資人,甚至一些在為日常生活努力奮斗的基礎工作人員等等,都關心和喜歡陶藝,同時陶藝也和他們的生活、工作、事業、夢想息息相關,那才表明了陶藝真正的興盛,用B站上流行的詞匯就叫做“破圈”了。


    作者:Manos Kalamenios / 英國


    今天,我自己試圖憑借微薄之力做一些簡單的整合及創新,同時也看到越來越多的同行在陶藝相關的基礎研究、設備研發、模式創新、宣傳教育等方面愿意不斷投入。不多久量變就會產生質變,當我們做好基礎產業的鋪墊,陶藝家們就會在這個基礎上玩出無窮無盡的有趣成果。


    4.面對真實的世界,尋找自身的價值


    如果“現代性”和“新基礎”的問題已經可以被突破,面對真實的世界,陶藝創作者們又要如何創作和創新呢?


    說到這里,我們應該先要明確一點,雖然藝術本身不會也不可能消失,但單一的藝術種類是會死掉的。當一種藝術完全不再流行,不再擁有更多更年輕的市場,從業者不能從中獲得社會地位和不斷增加的物質回報時,就只能走進歷史,依靠政府組織或社會團體的資助、吃歷史的老本。如此,這種藝術形式基本上已經死去了。


    古往今來這樣逐漸式微甚至是消亡的藝術形式比比皆是,所以陶藝若要在更遠的將來以藝術的形態發展和壯大,而非最終變成日用陶瓷產品附庸的存在,就要面對真實的世界,創造更豐富的價值。因為很多時候,不是藝術家自己做得足夠好就可以的,人類本身是復雜和多變的,沒有真正洞察需求的創作,我們很難說它真正具有價值。


    藝術家最初成為一種職業時,是為了貴族和宗教而生的,追求的更多是上層社會的喜好和需要,后來開始逐漸追求真實和一點點的不同。到了近代,由于藝術市場的逐漸形成,同時受到新思想的啟發,需求也發生了極大的變化,自由、個性、獨特的風格逐漸變得重要。到了今天,我們在保留過往藝術性的同時,藝術是不是還有更多的可能,也帶有了更多重要的使命?


    羅馬尼亞的一位陶作者


    在一些我們現今面臨的亟待解決的問題上,比如緩解貧富差距、緩解社會矛盾、傳播更美好的思想和價值觀等依賴法律和行政手段辦不到或不容易辦好的事情,是不是有藝術的生存空間?


    很多走遍世界的藝術家的創作確實產生了非常重要的影響,做出了很大貢獻。但這時候藝術家似乎依然還是在某種程度上置身事外的,畢竟少數人和幾個項目的價值本身就很有限,并且在項目結束之后,很難建立起長期的影響和改變。


    如果換個思維方式,是不是有一部分藝術創作和實踐可以不再局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和職業,而是通過互聯網、通過教育,甚至大眾化的日常商業活動,讓每個人都可以多一種體驗?思考方式?愛好?恰巧陶藝本就比其它藝術形式更加普遍,哪怕和藝術再絕緣的人,生活中也會遇到好看的陶瓷器皿。陶藝的豐富性和其作為占有空間實體的功能性,天然就容易被附加廣泛和長久的價值,且變成“民眾的藝術”。


    《臥云觀山之一》趙蘭濤 / 中國


    我之所以會如此“概略”甚至是天馬行空的提出上面這種概念,最重要的是我意識到對于藝術或者僅僅是陶瓷藝術的需求方和以前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這種改變在一些制作中大型陶藝作品包括繪制大件傳統彩瓷作品的匠人和藝術家那里應該感受得最為明顯——從前火熱的市場在萎縮,普通的新人哪怕做得非常精彩也很難做到依靠作品衣食無憂。


    所以一個真正成功和有價值的陶藝家應該是能夠準確洞察或創造需求的,不管是社會對于全新審美的需求、是人性里炫耀和展現自我的需求,亦或是人們需要藝術家來承擔一部分社會責任的需求......滿足需求就意味著要不斷走進更多人心里去,意味著盡可能的大眾化。雖然藝術可以包容完全不顧他人感想的“極限小眾”,但作為一種文化的實際載體,當真“極限小眾”了,也就基本消亡了。所以若要發展,都是要不斷破圈,不斷吸引更多人喜歡,不斷大眾化。


    5.新民藝運動


    互聯網時代,陶藝想要流行開來,變得大眾化,傳統方法好像不太管用。不僅僅是因為新一代藝術天然就不是自上而下的,就算社會上層(或意見領袖)依然能引領潮流,但想成為意見領袖不再一定是因為權力和財富或其它任何可以被錨定的要素,而是變成了一件更偶然的事情。所以陶藝想要發展想要流行開來,就一定要不斷的有新人參與進來,并且這種參與一定要是商業化的,萬萬不能做成公益事業。因為源源不斷的熱情一定是源源不斷的收益才能支撐起來的。


    作者:Alice Walton / 英國


    在大約一百年前,日本人柳宗悅從創辦《白樺》雜志開始,發起了民藝運動。其中幾位中心人物同時也是柳宗悅志同道合的幾位好友的伯納德·里奇、何井寬次郎、濱田莊司都是近代著名陶藝家。民藝運動是一場尋找工藝之美的運動,將日常生活中普通匠人制作的精致民用器物中的美重新發現,在強調傳統手工藝、強調“使用”價值、強調民眾參與的情況下將民藝從美藝中獨立出來并放在同等的高度去討論。


    到了今天,陶藝或是民藝的發展若還僅僅只是強調“工藝之美”已經不夠,“工藝之美”早已經被大家共識了,而柳宗悅在民藝運動中雖然也談到了民眾的參與,但主要是在哲學和美學上著力更多,這和柳本人是哲學學者出身有關,同時也和一百年前的社會總體情況有關。


    但在一個識字率很高基礎教育基本普及的社會,在一個互聯網化的社會,在一個過半數社會精英都集中在商業活動中的社會,在一個物質生活從未如此豐富的社會里,可能“如何讓更多人喜愛并參與”,“如何在整個產業鏈中創造出更多的經濟價值”變成了更值得討論的內容。這跟本文第三小節里講到的“全新的工具”和“更高的基礎”也相吻合。


    尋找李朝瓷器的柳宗悅


    綜上所述:尋找中國特色的現代性、陶藝上下游全產業鏈的創新、大眾的普遍參與及參與者的普遍獲利,這三點組成了一條當代中國陶藝發展的可行之路,而我將這樣的發展路徑形容為:一場新的民藝運動。


    6.尾巴


    這是我第一次大膽的提出“新民藝運動”這樣的說法,除了以上內容之外,還想補充以下幾點:


    ① 我認為,陶藝除了應該更互聯網化之外,同時又是非常依賴一定范圍熟人圈子,這涉及到很多本地化社團經營的問題。普遍參與和普遍獲利一定是要在線上線下兩頭發展的,關于這一點我會在后文“淘吧是一門什么樣的生意”中闡述。


    ② 寫這樣一篇文章內心是有很大猶豫的,因為文中提到的許多事情,連自己都還沒有完全想清楚,也不完全堅信,并且也不夠深入和準確。草草發表,很容易引起質疑和批評。但我隱隱有種感覺:事情就是如此發展的,雖然現在還不顯山露水,但當幾十年后回頭看,可能我們今天就身處在一個陶瓷藝術跨越式發展的黃金時代的中心。


    ③ 我的思考和結論本身可能還存在不少缺陷,需要繼續完善。但我非常堅信“新民藝運動”這條路,并且我自己致力于這樣的實踐中。從陶藝創作到教學和創作,再到不斷拜訪陶藝上下游產業相關企業以及熟悉相關的技術和業務,再到自己親身做一些陶藝設備的硬件軟件研發。每一件事都令我興奮,也逐漸有一些產出。比如自有品牌的第一代小型家用智能窯爐已經走到試量產階段,在后續的文章里我也會試著定義“什么才是更好的窯爐”。


    我相信在不太遠的將來,這片擁有數千年陶瓷歷史的大地上,會發生很多值得期待的事情,“陶藝”會以全新的面貌更進一步的。


    百陶會以開放的態度支持陶瓷創業者

    編輯︱百陶君  微信號︱gfxc2016


    文章來源:  百陶會原創,轉載請保留出處!

    最近更新

    熱文排行

    推薦排行

    景德鎮市珠山區里村街道陶溪川文化產業園
    2853688622@qq.com
    業務咨詢:157798165650798-2080499
    2853688622
    招聘熱線:18979872882(景德鎮)18602768619(武漢)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